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揭開數據類公司法律顧問神秘面紗
發布時間: 2019-06-24 08:54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561337771021093553.jpg

資料整理/法制日報記者 張晨 制圖/高岳

◆ 利用大數據不得侵犯隱私泄露秘密

◆ 既要為客戶著想也要劃清法律紅線

◆ 從業律師最好具有復合型工作背景

◆ 應具備法律思維技術思維商業思維

◆ 數據類法律服務成為未來發展趨勢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徐偉倫

隨著大數據產業蓬勃發展,企事業單位對數據的存儲、交易、交換、使用等環節涉及的合規事項愈發重視,數據類法律服務需求隨之增加,北京市相關律師事務所行動起來,組建專業化律師團隊參與其中。

2018年年中,北京市律師協會公布了第二批北京市公共法律服務項目,北京市信之源律師事務所的“數據類公司法律顧問”項目入選其中。近日,《法制日報》記者走進信之源律所,了解律師提供大數據法律服務需要哪些硬件及軟件條件,服務過程中存在哪些問題,并請法學專家分析這一服務領域的發展前景及走向。

利用大數據可以讓企業發展如虎添翼,但必須合法合規

“大數據應用目前還處于起步階段,發展機會多但也亂象叢生。律師的建議有時會與企業發展有所沖突,如何取舍各企業做法不一。”信之源律所主任宮愛麗說。

某科技公司為獲得快速成長,形成了一套在短時間內獲取大量用戶資源的“周密”方案,交至公司法律顧問、信之源律所律師辛霞手中,請其出具法律意見。

辛霞經仔細調查后發現,公司獲取用戶資源的方式竟是“黑入”其他知名App,對于這樣的方案,辛霞認為存在巨大法律風險,對公司予以充分告知后出具了相應的法律意見及改進建議,要求客戶糾正方案中的違法方式。

然而,出于投資壓力及利益驅使,公司并沒有認真落實律師意見。今年5月,公司因侵犯第三人平臺系統肆意抓取用戶信息被立案,其實際控制人及業務骨干因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被刑事拘留。

“利用大數據可以讓企業發展如虎添翼,但一定要建立在合法合規的基礎上。”宮愛麗說,此前她以法律顧問的身份服務一家科技公司,這家公司需要在全國廣招代理,希望她起草一份書面代理協議,以便與合作方對接。經溝通調查,宮愛麗發現,書面代理模式簽約成本較高,完全可以在現有數據資源的基礎上利用互聯網及大數據優勢開展網簽業務。

“我們與客戶一起重新設計了商業運作模式并起草了一系列法律文件,形成完整的服務用戶權益法律保護鏈,對數據應用把好法律關。”宮愛麗說,目前這家公司在東北地區已小有名氣,發展良好。

在宮愛麗看來,互聯經濟下數據已成為核心競爭力,無論是門戶網站還是系統平臺,最終都會歸到數據沉淀上來,相關經濟體通過各種端口、平臺沉淀下來的數據,可以依賴自身技術進行數據清洗、二次加工,甚至可以上市交易,但這些數據不能侵犯他人隱私、泄露秘密,這就需要相關的配套法律文件支持。律師在這個過程中扮演的角色至關重要,既要站在客戶角度為客戶著想,也要劃清法律紅線,消除后期觸礁之險。

律師除具有一定技術知識儲備外,還需建立起符合互聯網經濟規律的商業思維模式

在信之源律所,有的律師是公證員出身,對信息發布、信息公證等方面很在行,有的曾在北大法寶數據庫及其他技術公司工作,對技術開發、平臺建設等具有一定產品經驗,有的律師本身就是計算機專業畢業,后來跨界當了律師,成為既懂IT又懂法律的專業人才。

其實,北京其他律所專司大數據法律服務的團隊,大多具有這種復合型人才的特點,部分律所還廣招“外腦”,聘請數據應用行業專家成為智囊團。

“只有這樣,在為客戶提供服務時,才能在最短時間內與客戶建立業務鏈接,客觀上也避免了提供法律服務中律師不懂業務的尷尬。”宮愛麗說,為數據類公司提供法律服務,除了具有一定的技術知識儲備,還需要建立起符合互聯網經濟規律的商業思維模式,以客戶的頭腦去思考法律問題。

信之源律所律師張敏告訴記者,與技術公司溝通非常簡潔高效,這類客戶對自身的商業盈利模式闡述往往就是簡單幾句話,這就需要律師在最短時間內對商業運營步驟、時間節點、涉及對象、付費模式、信息存儲模式等細節作出判斷,解讀其中的法律風險,進而形成相應法律文書。

張敏坦言,自己在從事相關業務初期,就因為對客戶的商業思維習慣不夠了解,自身也不具備這種思維能力,在與客戶的溝通中栽過不少跟頭,降低了客戶接受法律服務的體驗感。而現在,經過幾年的鍛煉,張敏不僅能夠快速作出反應,還能從法律視角為客戶提供商業運營建議。

商家獲得消費者信息抓取格式授權條款過于僵化,律師提出改善建議但應者寥寥

律師不僅是法律服務提供者,也是消費者。

“以前,人都是作為個體進行社會活動,大數據、云計算的出現使得人人都成為數據的締造者,每個人的生活軌跡都可以用數據呈現。”宮愛麗說,律師在提供數據類法律服務的過程中發現了一些共性問題,比如信息抓取格式授權條款過于僵化,無法協商。從消費者角度出發,宮愛麗希望商家或服務提供者,應以低限獲取信息為原則提供服務。

目前,大部分手機App在安裝過程中需要消費者授權獲取個人信息,如昵稱、位置、電話、頭像等。雖然從授權條款看,大多都在信息的獲取、使用、隱私保護等層面作了規定和說明,但并沒有溝通的選項和渠道,一旦有消費者對個別條款有疑問,選擇不同意授權,就意味著徹底無法使用相關App,消費者沒有任何商量或者回旋的余地。

“我們在為商家提供法律服務時,都會提出相關改善建議,但應者寥寥。”宮愛麗希望,主管部門能從行業規范角度出發,加強對這類技術服務的監管,健全相關制度規范和法律法規,為消費者信息保護提供更多的法治保障。

提供數據類法律服務是律師服務市場轉型升級的重要內容,也是未來法律服務的發展趨勢之一

“律師在提供服務的同時,能夠指出行業內的共性問題,很有溫度。作為全新領域,律師的聲音應當愈發響亮。”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提供數據類法律服務是律師服務市場轉型升級的重要內容,也是未來法律服務的發展趨勢之一。法律思維、技術思維、商業思維應是此類法律服務律師應具備的素質,缺一不可,目前行業內具備這樣素質的律師還比較緊缺。

劉俊海說,律師應當變消極為積極,不能僅解答條款、模式是否合法,還應主動地創造性地提出更優的商業模式或數據使用交易模式。律師應當學會使用大數據方法提供方案、發表法律意見,對相關咨詢進行大數據層面的合規判斷,分析方法應當科學,數據應當全、新、準。

“應當對所服務的數據類公司的法律風險進行全面體檢,提出標本兼治具有系統性、靶向性、創新性的商業模式法律解決方案。”劉俊海說,這應該是大數據類法律服務律師未來努力的方向。

責任編輯: 白海濤
快速赛车群注册